嫿姬,是天空的傳說。她為所愛的人而死,魂魄卻不斷徘徊在天空中,為了等一個人回來,她的心,隨著蒼天至死方休。

(以上節錄自《天空塚》初版第一部之內文

 

天空塚1  天空塚2

《天空塚》初版第一部書封(圖一)  《天空塚》初版第二部書封(圖二)

天空塚3

  《天空塚》初版第三部書封(圖三)

註:圖一、圖二、圖三來自嵐黛藏書之掃描圖示

  塚1-新         塚2-新   

《天空塚》再版01書冊封面(圖四)《天空塚》再版02書冊封面(圖五)

 塚3-新    塚4-新

《天空塚》再版03書冊封面(圖六)《天空塚》再版04書冊封面(圖七)

 塚5-新 

《天空塚》再版05書冊封面(圖八)

註:圖四、圖五、圖六、圖七、圖八來自誠品網路書店之圖示

書名:天空塚(初版一至三部【完】、再版01至05【完】)

初版副標書名:第一部-平泉傳說、第二部-天人、第三部-百鬼夜行

再版副標書名:

  01-平泉傳說、02-天人、03-約定、04-百鬼夜行、05-星火燎原

作者:紫 著紫大大的yam天空部落

(初版)出版社:春天出版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初版)出版日期:2004年10月15日(第一部)

           2005年1月15日(第二部)

           2005年4月15日(第三部)

(再版)出版社:天使出版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再版)出版日期:2009年1月20日(01)、2009年3月5日(02)

           2009年3月24日(03)、2009年4月8日(04)

           2009年6月24日(05)

個人評價(滿六)★★★★★★爆

本書性質:傳說。愛情。約定。仇恨

內容簡介

《天空塚》初版第一部(以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之天空塚初版第一部

  為了躲避追殺而隱姓埋名的平式小姐,為了約定而不遠千里來到平式府的男子,兩人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過往。

  各自帶著秘密的四位都察使,等在他們面前的究竟會是什麼?

  一段關於傳說,關於交織夢想、愛憎、血與火的人生,一個關於鐮倉幕府時代中愛恨情仇的故事。

《天空塚》初版第二部(以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之天空塚初版第二部

  「就算發生什麼事,我也絕不會離開妳!」

  承諾還言猶在耳,大火燒盡,卻不見伊人歸來。好不容易才重逢的兩人,是否一切都是上蒼開的玩笑?

  「長大以後妳做我的新娘好不好?」

  「好啊,如果我能嫁給你,我就把藍絲帶綁在手上,當作我們的約定。」

  「嗯,一言為定。」  

《天空塚》初版第三部(以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之天空塚初版第三部

  沉睡於天空中嫿姬的傳說,鐮倉幕府時代中愛恨情仇的故事,一切的悲歡離合,或愛或憎,都將劃下句點。

  清冷的月光照耀著他冷俊妖美的臉,一頭幽黑的長髮隨意披散在他肩上,這人就是名聞遐邇的武源教長?有人說他是天生的「戰鬼」。

  千夜和吹雪成親的那一天,夕痕抵達了不滅城。她和身為世仇的教長相遇了。

  「我只問妳這一次,妳願不願意跟我走?我們別管其他人,拋下一切,遠走高飛!」混雜在巨大的風聲中,一個賭上一切的請求。

 

角色介紹與劇透(請慎入!)

 (參閱《天空塚》初版第一至三部之內文整理)

平式夕痕/影兒生性天真善良且果決無畏,富有責任感,為保護平式家與其它重要的人,自薦為都察使(目的是為了調察武源家的奸細)。平式信野與葵芸之獨生女。有基本的劍術可防身。平式一族與武源家是世仇,為了躲避仇家,夕痕外出都以「影兒」之名代替真名。喜歡內侍薰君,薰君就像她的第二個哥哥。八年前她曾被平式家的叛臣追殺,在奈良近郊失足墜崖。雖然後來幸運獲救,卻喪失了小時候的記憶。自此之後,她常重覆做相同的惡夢,每次醒過來頭總會痛,夢中有個很重要的人曾告訴她天空的傳說-名一位叫嫿姬的女人沉睡在天空中,只為了等所愛的人回來。在鐮倉武源家與平式家和談時,執權者北條泰時主張平式家與武源家聯姻和親,被反對的夕痕狠狠罵了一頓,給了北條泰時當頭捧喝,因這樣的聯姻只會加速武源家與平式家更快發動戰爭。赤火於新瀉營救母親後,便失蹤並離她而去,讓夕痕一度以為赤火已死。在一次武源家挾持吹雪的事件中,夕痕為追回被搶走的筑日城的城圖,摔落山谷,因而憶起所有失去的記憶。由瑾姬口中得知赤火沒死而是被俘於武源家的地牢,決意潛入武源家迎救,卻不慎被武源教長逮住,並被迫留在他身邊,後來以放走赤火為條件,嫁給教長最後也愛上他。對於教長,夕痕於此生仍選擇初戀情人赤火。在平式家聯合姬家與武源家一役,教長大開不滅城的城門讓夕痕逃走,夕痕一度回頭要與教長一同殉城,讓瑾姬將之拉回。她一生背負著對薰君、晴光彥及武源教長之情債而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由衷地感謝且喜歡他們。最後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嫁給了赤火。

赤火/姬靖也姬家側室瑾姬所生,姬家二少主,為子希同父異母的弟弟、吹雪同父異母的哥哥,也為薰君的親弟弟。平式家請來的三名浪人之一,為都察使。他有雙漆黑明亮的眸子,散發著英氣煥發的魅力,眼中存有天空的影子,俊逸不羈。曾在奈良與小時候的夕痕相遇且認識,也在那時,他告訴夕痕由赤火之母親家族世代流傳的平泉(嫿姬)傳說,一生只告訴一位他會為捨命相愛的人,生死相許。一開始無法諒解夕痕竟忘了八年前要嫁給他的藍絲帶約定而未去赴約及平泉傳說,後得知夕痕是因意外失去了記憶,因而更加保護並愛夕痕。他投靠平式家有兩個原因,一為見夕痕,二為殺夕痕,姬家族與平式家因上一代的恩怨,答應母親會殺了平式信野的女兒夕痕以為報復。在新瀉營救母親時,不慎被武源教長所俘,後來夕痕以下嫁教長為條件換取放走赤火。知情葵芸對夕痕所安排的人生規劃,但仍清楚地告訴葵芸他愛夕痕。赤火是匿名。永遠等待、犧牲並包容夕痕,與夕痕相愛,最後娶之為妻。

薰君/姬翔也真實身分為姬家側室瑾姬所生,姬家真正的正少主,為子希同父異母的哥哥、吹雪同父異母的哥哥,也為赤火的親哥哥。在薰君九個月大時,瑾姬將之送出櫻見城,輾轉到葵芸手中,收留他並從小秘密訓練及栽培,為了在將來能成為夕痕的丈夫及其最強助手。在夕痕約八歲時,夕痕的母親葵芸特別安排他作為夕痕的內侍,希望能使他們日久生情。雖然知道葵芸安排的用意,卻仍無告訴夕痕實情。五官清秀,舉止優雅,內斂深沉,外表卻總是一脈溫柔且細心,那雙深黑的眼睛總會讓人想起神奈川夜晚的海灣,寧靜而幽深,而他的冷靜,源自於他可怕的自信,武功高且深藏不露。在一次寧月挾持赤火,引誘夕痕現身時,赤火為了救夕痕讓自己墜崖,而夕痕也跟著跳下去,當時薰君對夕痕即刻死心不再追求。右臂上方有塊朱紅色的蝶形胎記。一生以性命拼死保護並愛著夕痕。在與赤火比試時放水,最後祝福夕痕並回到奈良近郊陪伴母親瑾姬。

晴光彥平式家請來的三名浪人之一,為都察使,真實身分本為北條泰時之重臣與至交-三浦大人之子,三浦病逝後,即被當今執權者北條泰時所收留,從小愛護有加與拉拔栽培,並加入北條泰時成立之「評定眾」-為鐮倉幕府的最高官職。後來受同為評定眾之一、主人兼好友北條義時所托而投靠平式。在鐮倉武源家與平式家和談失敗後,仍留在鐮倉任職,於離別前將玉的護身符給了夕痕。後來還是主動解除官職,回到平式駿河找夕痕,只為一生守護。最後一個知道影兒就是夕痕。開朗豪邁的個性,風流帥氣的外表是許多女生喜歡的類型,常喚夕痕為「姬樣」。這樣的外表或許是要隱藏在他內心深處的黑暗。原與朝妍相愛,但後來愛上夕痕。在一次前往武源家救援夕痕時,為保護武源若將之帶出城而壯烈犧牲。

武源高佐平式家請來的三名浪人之一,為都察使。沉默,不喜交談。曾與武源教長一同出生入死,前武源教長的右近衛,暗中與厲香相愛,讓武源家蒙羞且叛離,後來聽從厲香之勸藏身於平式家,一來暫時躲避武源教長的追殺,二來等待時機再度回到武源家救援妻子與女兒武源若。在鐮倉武源家與平式家和談失敗後,主動讓鬼面將軍押回武源家受罰,被武源教長囚禁於大牢。與夕痕承諾,他要有個萬一,將女兒武源若託之照顧。最後與厲香一同引爆武源家城內的炸藥房同歸於盡。

武源厲香武源家三小姐,武源教長的妹妹,因與高佐一同背叛武源教長而被囚禁。被哥哥教長強迫嫁給鬼面將軍,但被她回絕。高佐之愛人,最後與高佐一同引爆武源家城內的炸藥房同歸於盡。

武源若高佐與厲香未婚生下的女兒。被武源教長討厭。在平式家聯合姬家與武源家一役結束後,被立為武源家新城主。在未足以承擔整個武源家的事業時,暫時被收留在平式家。

朝妍高鳥屋有名的花魁,與晴光彥相愛。在平式家追捕奸細的過程中,被扮成黑衣刺客的厲香刺殺。在確認晴光彥這輩子已有值得保護的人後,於晴光彥懷中滿足地死去

奈瑛高鳥屋負責打掃、伺候花魁的小ㄚ環。生性樂觀,當時喜歡到高鳥屋探查奸細而女扮男裝的影兒(夕痕)。後來被夕痕贖回平式家做夕痕的侍女。在奈良櫻見城喜歡上子希,最後嫁給子希。

平式千夜夕痕的哥哥,年長夕痕六歲。四年前繼承父親平式信野成為駿河國府守護,為筑日城城主。性格專制、固執、愛操心,非常愛護妹妹夕痕,與夕痕感情至深。反對母親葵芸為夕痕所規劃的人生。最後與吹雪成親。

平式葵芸夕痕的母親。為夕痕規劃完整的人生,讓夕痕繼承平氏家業,收留薰君並秘密栽培他,要他成為夕痕最得力的助手,且要將夕痕嫁給他。後來在薰君與赤火比武時,知道薰君讓了赤火一刀,薰君勇敢放棄真愛的決心感動了她,而成全赤火與夕痕,也佩服自己勇敢的女兒,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道路。真正看過葵芸的人並不多,大都只知道她是平式家的絕世美女,劍術的境界,無從得知,而美豔的背後,暗藏玄機。

朦朧/憐紅武源家鬼面將軍的表妹,為武源家所重用的戰略天才。曾年僅七歲就揮兵殲滅時賴一族。稱夕痕為「月光」,欺騙夕痕為鐮倉朝露城之別館內某下人之女兒。誘導夕痕掉入鬼面將軍的陷阱。最後在薰君營救夕痕時被殺。

鬼面武源家的將軍,受北條泰時之邀,代表武源家至鐮倉與平式家和談。在和談失敗後,挾持奈瑛為人質,囚禁夕痕並對之有著變態想法。最後被千夜在屠城時所殺。

姬光仲姬家一族之城主,娶入大房津奈子與二房瑾姬。因姬家一脈重視家世與身分,在瑾姬為其生下薰君時,身為城主的他卻沒有能給他們一個完整的愛,後來更讓瑾姬在家臣間任人評批與欺負,因而愧對瑾姬、薰君及赤火。很疼小時候來玩的夕痕。希望薰君能回到姬家,但被薰君所捥拒。最後向瑾姬與薰君深深地道歉。

瑾姬薰君與赤火的母親,姬家城主姬光仲之側室。在津奈子未生下子希前,瑾姬已生下薰君,但怕津奈子遷怒,因此在薰君九個月大時,偷偷送出櫻見城外,並對外聲稱夭折。在一次夕痕的父親平式信野率兵行經奈良,途中遇到武源介的殺手襲擊,平式信野一怒之下,下令燒燬附近住屋,而她帶著赤火在火場逃生,卻在郊區遭平式家的男人以赤火為要脅並加以施暴,一場大火奪走了她的美貌、貞節及幸福,此後化身為復仇姬,在平式信野去世後,將怨恨轉移至平式信野捧在掌心的愛女夕痕的身上,並要赤火永遠不再與她相見,或者見了面後殺了夕痕。在親眼見證赤火與平式夕痕的愛情與夕痕的一記捧喝後,自愧於沒有當好赤火的母親,且得知自己的第一個孩子薰君是由葵芸收養並撫養長大,由衷地感謝並放棄對平式家報復的意念。對於夕痕能愛上赤火,相當感激與感動。最後與姬光仲誤會冰釋,讓赤火與薰君相認。

姬子希姬家正房津奈子所生,姬家正少主,為赤火同父異母的哥哥、薰君同父異母的弟弟,也為吹雪的親哥哥。溫文儒雅,充滿書卷氣息,小時候與赤火、夕痕同為玩伴。原訂與夕痕相親。在相親前一晚,夕痕闖入子希房裡要脅他拒絕這門婚事。喜歡夕痕的侍女奈瑛。後來以激烈的絕食抗議並要求津奈子接納奈瑛且同意娶之為妻。

姬吹雪姬家正房津奈子所生,為薰君及赤火同父異母的妹妹,也為子希的親妹妹。從小受津奈子嚴厲教導,生性非常害羞、膽小。對第一次見面的千夜一見鍾情,卻一度以為千夜已有心愛之人而幾乎放棄,在夕痕的鼓勵與解開誤會後,努力勇於突破心房,以生命為賭注並相信千夜。最後與千夜成親。

荷穗子希的侍女。喜歡薰君。在確認薰君喜歡夕痕後,與薰君承諾必須誓死保護夕痕。最後讓晴光彥的朋友現太帶去鐮倉。

津奈子子希與吹雪的母親,姬家城主姬光仲之正房,係出名門世家,兇狠潑辣,以善妒聞名,千方百計打擊側室瑾姬,在赤火出生後,更變本加厲不斷對母子倆施加迫害,終於在赤火七歲時,瑾姬帶著兒子憤然出城離去,居住在奈良近郊。有點害怕夕痕。反對子希與奈瑛的交往,認為兩人身分不配,後來因子希絕食與冷戰,熬不過也心疼兒子,最後答應讓他選擇所愛。

武源教長位於北方不滅城武源家之現任教主。武源家的次子,武源家歷代以來嫡長子繼承一切,次子只能充當家臣,而長子武源介病故,其世子也慘遭殺害,因此由同父異母的弟弟教長接任繼承。年紀輕輕卻已帶領武源家百戰百勝,天生的戰鬼,性格冷酷無情、殺人如麻、殘忍至極。恨透背叛,首位背叛他的為舊情人新居璃衣,但他永遠不會知道,璃衣是為保護教長而嫁給他人。後來又被原本非常信任的侍衛高佐及妹妹厲香所背叛,最後也被自己再次深愛的女人夕痕所叛。當夕痕為迎救被武源家抓住的赤火,不顧自身安危潛入不滅城,但不幸被教長逮住,因夕痕的個性與他的舊情人新居璃衣如出一轍,而將她強制留在身邊做為內侍。在武源家與紅賀家一役,隻身親自潛入紅賀城營救夕痕,讓夕痕知道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後來愛上夕痕,以放走赤火換娶夕痕為妻。不惜為夕痕付出所有且犧牲整座城、整個家族,甚至性命,他告訴夕痕下輩子定會比赤火更早與她相遇。在武源與平式一役中,確定讓夕痕逃出城門後,當著千夜、赤火等平式一家以自焚之激烈手段結束生命。最後他永遠不會知道,夕痕也愛上他了。

新居璃衣武源教長首任深愛的情人。在教長最落魄時,只有她堅持陪伴並支持著他一路走來。教長為了她東征西討,只為她成為最強的人。在教長由戰場回來時,她卻背叛他已嫁於他人,在一次雙方激烈爭吵的過程中,教長一怒之下誤殺她。但在她死前仍然深深愛著教長。

破月武源教長得力重用的大將,非常討厭受教長看重的夕痕,懷疑夕痕為奸細而開始調查她,處處刁難夕痕,設陷阱讓她跳。最先發現夕痕的身分。在平式家聯合姬家與武源家一役中戰死。

寧月殲滅武源家後,回平式駿河的路上遇到的女孩,赤火收留她做為侍女。刻意在赤火與夕痕間挑撥離間,並勾引赤火,也喜歡赤火。真實身分為破月的姐姐,帶領二、三十位在武源家被滅後未切腹的武士,為的就是想報仇。最後被薰君殺死。

 

個人感想

(註:引用《天空塚》之內文句

  作者-紫,所有出版的小說皆為嵐黛之珍藏,已於很久之前賞閱完畢,近期心血來潮將它們取出重新整理與記錄,再次深入閱讀仍然會為了去世的人、等待的人、失去愛的人,不自覺地傷心與痛心。《天空塚》為紫第一部出版的長篇小說,紫的作品一直是嵐黛的最最愛,總是百讀不厭,幽默風趣別出心裁的寫作風格,字裡行間渾然天成字字珠璣,情感豐富一唱三嘆,劇情每每引人入勝且欲罷不能,高潮迭起扣人心弦,文章鋪陳得宜前後呼應,整體結構緊湊完整,文情並茂鋒發韻流。每位角色皆刻畫細緻且個性鮮明簡單入木三分,以日常的對話交織出最美麗、最動人的故事,使讀者容易融入她的世界並身歷其境,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愛。

  天空,是靈魂的歸屬,亦是傳說的起源;天空,不是人生的終點,而是每趟新旅程的起點。轉世輪迴後,天空仍伴隨著度過生生世世,傳說仍惦記著織匹思念的布,在身與心殞落時,一生一世的思念,將永續承傳不消逝。夜晚的天空徐徐吹來紫色的風,捎來閃耀的星,灑落於歸途引領著並邂逅之-美麗的傳說故事─天空塚,與之相遇是緣分、是前世遺留的簡單幸福,而幸福只專屬於倆人。在這片天空下,請隨興席地而坐,靜靜仰視沉默寡言的天,感受天空的孤獨,傾聽譜著嫿姬傳說的風,雖然令人悲傷且心痛,但它卻成為一對戀人之間的回憶與約定,拼湊成一段淒美浪漫的愛情故事。

據說,那個天空的傳說,一生只能告訴一個人,一個你會捨命相愛的人。

  架空於日本鐮倉幕府時期,家族間的世代仇恨,主角們各懷其志,為實現幸福的人生,以愛為誓、以血淚交織而成,夕痕的善良、赤火的執著、薰君的傻勁、晴光彥的痴情、教長的等待,每位天空主角,都在這片天空下,訴說著永不後悔的愛戀、憎恨、悲傷、思念、等待,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於曾經擁有的幸福,而過眼雲煙的往事,白駒過隙的回憶,皆不復流浪,它們將伴隨著約定幸福的倆人直至生命的終結。天空依然藍,藍的剔透晶瑩,廣闊無垠,包容一切,也包括孤獨的傳說,它存在無邊的天空裡,繼續流浪,等待已經不復歸來的人,所有煎熬與痛苦,只為心之摯愛。愛情,有何等之力?即便眨眼間是一天,轉瞬便一年,一待又一世,仍寧可等待他或她,時間永遠為他或她停滯不前,一切皆值得且無所謂犧牲。故事結束了,但對夕痕與赤火來說,真正的人生才正要開始,而嫿姬也不再等待、不再流浪,因為他們已找到彼此,並許下一輩子的幸福承諾。本書箇中仍有許多無法以文字言喻之深厚情感,待讀者們細細體會與品味了。

  末了,世界的另一端,將有人獨自帶著對嫿姬傳說的憧憬與想念,再度踏上尋覓人生的旅程也說不定。

 

經典語錄(劇透請慎入!)

註:【角色名】;文句摘錄自《天空塚》初版第一至三部之整理)

平式夕痕/影兒 說:

我決定要加入都察使。有一半是為了赤火,另一半是為了我自己。我想親自守護心愛的家人。

我知道身為平式的小姐不該隨便冒險,但,只因我出身高貴,所以就能安全躲在角落,讓別人冒死來保護我嗎?要是我一直只會躲在後頭,把危險的事都丟給別人,那麼,我永遠不會知道生命的價值!現在,正是我想試驗自己的能力的時候,看我能做到何種程度。儘管必須用生命做賭注,我也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那就別讓我知道,有時人得學會遺忘,否則很難繼續活下去。

以前有一個比較適合我的名字,可惜情勢所逼,再怎麼開朗的人也得學會忍受悲傷。因為她有自覺,明白自己必須背負著許多人的期望。困境會改變一個人,讓懦弱之人拿刀戰鬥。

不管會不會實現,有過約束的人都會拼命守住,這份心意才是「約束」的可貴之處。

很痛苦嗎?背叛之人還是自己最信任的親信。可是,正因為深愛著他們,不也希望他們在為背叛付出代價之後,能得到幸福?

死去的人是不會再回來了,我們活下來的人有義務要活得更好,只要有機會,一定要活下去,不能輕易放棄,這是我們對死者應盡的責任。

【薰君】、赤火、晴光彥、武源教長,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四個男人。你們對我的好,我都明白。我也希望我能傾盡所有來回報你們的感情,所以我喜歡你們每一個人。

是這個傳說引導我們相遇、分開、又重逢。也許,是因為嫿姬和我都已經找到了所等待的人。

赤火/姬靖也 說:

我不會再讓妳【夕痕】從我身邊輕易溜走,像八年前那樣!

能再次這樣好好看著妳【夕痕】,比任何約定都珍貴。

夕痕,妳所愛的人如今都很幸福。而我們,所有愛妳的人都在為妳努力!我只求妳,要好好活著!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教長】在賭一樣東西。為了那樣東西,就算毀掉他的一切,犧牲全族的性命,他都在所不惜!

寧月,愛不是只有獲得和失去。還有包容和犧牲。如果妳不懂這兩樣東西,妳是不會幸福的。

薰君/姬翔也 說:

小姐,請別害怕。薰君這一生,都會以性命拼死保護妳!

我知道妳【影兒】想讓自己變得更堅強,妳想接受試煉。不過,一個真正的強者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裡,所以不會逞強行事,反而會把工作交給更合適的人,這也是一種磨練。

我的動機很簡單,只是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人。

我不想拆散他們,從那天靖也為了救她,奮不顧身地將夕痕拋給我時,我終於明白,他有多麼愛她!這種力量會使他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有足夠的能力保護所愛,牽引他們經歷再大的風雨,也能找到彼此。

晴光彥 說:

只是不想看到妳【影兒】涉險。女人,本來就該讓男人好好守護著,怎麼可以弄髒自己的手?

從第一次見面,她【影兒】一刀把我打倒在地上時,我就放棄了。

【影兒】難道不知道,我一直深愛著妳嗎?妳那麼冰雪聰明,為什麼就是不懂?!

【夕痕】以為我真的愛上妳啊?別傻啦!像妳這麼不溫柔的女人,怎麼可能讓我動心呢?

我的人生已經沒有任何遺憾,因為我愛過很多人,也幸運的被很多人所愛,而且,埋藏在我心中許久的那句話,在鐮倉時,我已經跟妳【夕痕】說過了。

武源教長 說:

破月是我最得力的戰將,所以我很器重他。如果今天是他被綁走,我會不惜用紅賀城換他回來。但,如果被抓的人是妳【夕痕】我會親自去救妳。

一個四、五年沒真心笑過的人,妳【夕痕】不能太苛求他。我保證,為了妳總有一天我會學會。

我是一無所有,連拼命想要的妳【夕痕】也得不到!

我只問妳【夕痕】這一次,妳願不願意跟我走?我們別管其他人,拋下一切,遠走高飛!

如果我們不是敵人,如果我比姬靖也先認識妳【夕痕】…妳有可能改變答案,選擇我嗎?

好。那妳【夕痕】這輩子給他【赤火】,下輩子,我絕對會比他更早找到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之點滴‧凝結虛實‧涵暢時光

嵐黛@腐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耶嘿
  • 好奇問個
    夕痕最後有喜歡武源教長? 0.0
    她不是跟赤火在一起了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